尋找太平洋的 銀色長劍 --- 讀〈旗魚王〉 王岫

2012-04-29更生日報副刊

在台北國際書展,經人介紹認識了花蓮童書畫家李如青先生。那位從事出版業者的介紹人,叫我看看攤位上那幅巨大又驚心動魄的廣告圖像││一隻嘴長如箭的大魚,從蔚藍海中騰空躍起,水花四濺,幾乎要撞到漁船前端,也讓捕魚人嚇得把射魚鏢槍掉落在大海中。
「大白鯊重現?」我腦中想到電影〈大白鯊〉攻擊船隻的故事,才會有這麼大的巨魚
但介紹人拿了一本封面真如海洋般蔚藍的繪本童書給我看,原來就是李如青先生的開春新作││〈旗魚王〉。
李如青先生並不是花蓮人啦,他原籍金門,只是現在永和花蓮都有創作小工場,所以我認為他是花蓮童書作家、畫家。事實上,若以這本〈旗魚王〉而言,沒長時間住在花蓮,甚至於沒親自搭船多次出去太平洋,與捕魚人一起體會海洋的波濤浪和船員的辛苦逐魚浪,是無法寫出、畫出這本經典的大海繪本童書的;我很驚訝,擔任廣告公司企畫十多年的李如青先生,四十五歲才從事繪本創作,卻能畫出童書界難得的以大海文學為題材的繪本。
那隻躍起的大魚,不是鯊魚,而是旗魚。旗魚我們常吃,但看了這本書,小朋友們才知道旗魚長得甚麼樣子吧!李如青先生更細心,他也請出版社在書中附送一張封面圖樣的大海報,後面還印有「花蓮海域鯨」(包括飛旋海豚、瓶鼻海豚、抹香鯨等等八種鯨的圖照介紹,實在也有教育作用了。
〈旗魚王〉是捕魚的故事,也是漁人與大魚奮戰的故事。這種人魚奮戰的故事,在文學上最有名的是梅爾維爾(Hermann Melville)的〈白鯨記〉(Moby Dick),以及海明威的〈老人與海〉(The Old Man and Sea);這兩本美國文學曠世名著,描寫大海逐浪和人魚爭戰,固然驚心動魄,故事裡,人類主角固然也表現堅毅奮鬥的張力,但最終就是你死我活,人魚無共存,不是〈白鯨記〉裡的船長淹亡於大鯨之攻襲,就是〈老人與海〉裡的老人,雖戰勝大魚,拖著勝利品回港,但那大魚在海中拖曳,屍體一路被群鯊追咬,回到港口,竟幾剩骨骸一堆
故人魚奮戰的意義和目的何在?值得深思。〈旗魚王〉的人魚奮戰,則顯得具有人文意味和環保訊息。順伯和孫子黑仔堅持使用古老的魚技法,不用現代新型的拖、釣、網的漁業機具,以免一次捕捉過量魚獲,影響到海洋保育生態。這種無私的堅毅,比〈白鯨記〉裡的船長純為私心復仇的堅毅,實更令人敬佩。
也就是順伯和黑仔堅持使用古老的魚技法,故他們面臨未曾見過的超大旗魚,雖然興奮,卻也面臨苦戰,多次讓這條六公尺長的大魚揚長而去。但在多次交手之後,順伯和黑仔發現,旗魚王之所以甘心冒著生命危險,屢次要衝撞、挑釁漁船,即使身上中了,也極力表現奮戰的精神,的出現挑釁、示威的作為,目的就是為了引誘順伯和黑仔的漁船,離開小旗魚出現的水域,以保護一批新出生的小旗魚。
於是,面對破紀錄的大旗魚、面對日益枯竭的漁場、面對新生的小旗魚,順伯和黑仔選擇離開,不再和旗魚王爭戰的你死我活。「有些時刻、有些事情,選擇放棄比堅持到底,還需要更大的智慧和勇氣。」││李如青先生這本〈旗魚王〉,因此沒有〈白鯨記〉和〈老人與海〉的人魚最後生死決鬥,但太平洋的生態維護信念,卻能因此如漁船離去捲起的波紋而播散開了。
〈旗魚王〉大開本全頁的繪圖畫面,不僅表現大海的遼闊,也在波濤、藍海、白浪中呈現童書繪本的史詩,有如太平洋銀色長劍般的〈旗魚王〉,實在也為童書繪本如長劍般伸出了新境界。